深度报道

雅康高速有高招,缓堵赏景两不误

作者:院办 | 发布日期:2017-04-26 | 阅读次数:
     按:4月25日在《成都商报》第五版以《雅康高速有高招,缓堵赏景两不误》为题解读了设计如何创新利用互通综合体打造畅通、和谐的旅游高速。现全文转载如下,敬请关注。

 

雅康高速有高招 缓堵赏景两不误

雅康高速借鉴雅西高速经验 用设置综合体和与国道互通来解题赏景和缓堵

 

  雅西高速开通至今五年,每遇到节假日,侵占应急车道停车观景拍照、超速行驶者数不胜数。

  雅康高速通车在即,同样面对旅游大军,雅康高速通车后会不会遭遇拥堵?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雅西高速交警、甘孜州康定市多部门,解题“赏景”和“缓堵”。

  A

  雅西难题

  “缓堵”和“赏景”

  / 车流量超设计限度 /

  雅西高速设计的日均车流量在1万辆次左右,一遇节假日实际日均车流量会暴增。2017年春节期间,雅西高速拖乌山北坡双向的车流量一度达到6.4万辆车次。

  / 并无专门的观景台 /

  雅西高速上,侵占应急车道停车拍照、耍雪等就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雅西高速公路被称为“云端高速”“最美高速”等,行驶其间,穿越群山大川,乘客可以观赏山川花海。但司机任务则没有那么轻松了,不但观景不易,甚至难言舒适。从2012年雅西高速开通至今,雅西高速三大队交警王锐等人已在雅西高速上坚守五年,雅西高速观景不易,他们深有感触。

  在他们的印象里,雅西高速湾子头大桥和拖乌山北坡是雅西高速风景最壮美的两个路段。

  雅西高速湾子头大桥下便是大渡河,这里水面开阔,群山相抱,然而不少游客喜欢在此处的应急车道上拍照,制造垃圾,违反交规,留下隐患。

  究其原因,首先是车流量巨大,远超设计限度。雅西高速设计的日均车流量在1万辆次左右。雅西高速交警三大队的数据显示,雅西高速如今日均流量7千辆次左右,但一遇到节假日就会暴增。以2017年春节为例,2月2日,雅西高速拖乌山北坡双向的车流量达到6.4万辆车次,是设计的六倍多。

  此外,雅西高速虽然风光旖旎,但并无专门的观景台等。雅西高速交警介绍,雅西高速开通之初,几个观景台也在开放,但游客车辆常常挤爆观景台,后面的车辆倒灌主线上,对来往车辆和停车观景者而言,隐患都很大。于是,雅西高速上,侵占应急车道停车拍照、耍雪等就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2015年国庆,仅在雅西高速三大队辖区,侵占应急车道停车观景被现场处罚者就近百人。

  “最大的安全隐患就是可能会产生交通事故,阻挡救援车辆通行。”王锐称,此外,侵占应急车道观景不但会影响应急车道的正常使用,还会带来仿效性。“一个人停了,很多人都会停,这些车辆陆续并入主线时,又对正常行驶的车辆产生影响。”

  B

  雅康解题

  双管齐下解两难

  第一招:设置综合体

  缓堵

  在新沟至康定的50公里路程上,设计有三个综合体,平均每个综合体之间间隔10多公里。“最堵的时候,也最多堵上10多公里就可以下高速。”

  赏景

  搭建一个新的旅游平台,实现高速公路和地方旅游、物流等产业融合发展,将成为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

  第二招:高速路与国道318线互通

  缓堵

  一旦综合体里的车辆太多,除正常驶出外,运营部门还可以分流一些车辆,通过互通下高速上国道318线,实现缓堵。

  赏景

  通过综合体,雅康高速和国道318线可以构成一条景观带,遇到风景好的路段,让尽可能多的观景车辆可以下高速慢慢欣赏。

  和雅西高速一样,雅康高速也是一条景观高速。在设计时,结合人文景观等,135公里的路段被分成了三个部分。

  新沟以东因植被好,雨水多,主题为水墨雅安;二郎山至泸定的主题为红色泸定,洞门、收费站、服务区都会有红色元素体现;泸定至康定则被定义为康定情歌主题,所有元素以借鉴藏文化为主。

  高速路和国道318线互通

  “这是其他高速没有的设计”

  雅西高速路线全长240公里,沿线共设雅安南、荥经等10个收费站,平均24公里才有一个收费站,6个服务区里,最多只能容纳上百辆车辆,遇上极端天气或节假日等,雅西高速上经常拥堵数十公里远。出于安全目的,运营部门关闭了路上的停车观光区。

  在雅康高速上,为了让驾乘人员在安全的基础上更好地欣赏一路美景,在设计之初,从路面结构、新材料、施工工艺等多方面进行优化,从而提高路面性能。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余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从天全开始,共设计了喇叭河、新沟、泸定和康定四个集互通、停车区、服务区或安检站为一体的综合体,尽可能把雅康高速与国道318线联系在一起。这是省内其他高速所没有的设计,既可以让下坡的货车在此强制停下休息以保证安全,又解决了停车观景等服务功能的问题。通过这些综合体,雅康高速和国道318线可以构成一条景观带,通过增加互通等方式,缩短车辆上下高速的距离,遇到风景好的路段,让尽可能多的观景车辆可以下高速慢慢欣赏。

  如果不愿意下高速也没关系,余明说,在二郎山特长隧道和大渡河特大桥路段等重要节点还规划设计了停车区观光。

  综合体功能齐全

  停车赏景还能住宾馆

  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四分院总工程师刘家顺介绍,雅康高速的四个综合体占地在三十至上百亩,比雅西高速的收费站和停车区大了不止一倍,每个综合体都能轻松停上数百辆车。

  其中,在新沟至康定的50公里路程上,就设计有新沟、泸定和康定三个综合体,平均每个综合体之间间隔10多公里。“也就是说,即便遇到最堵的时候,也最多堵上10多公里就可以下高速,不会像雅西高速那样,堵上数十公里。”

  在雅西等高速上,由于服务区不能上下高速,遇到车流量较大时,服务区里停满车辆,一些车辆甚至会倒灌上主路,带来极大的安全隐患。雅康高速综合体里,包含了互通的功能,一旦综合体里的车辆太多,除了正常驶出外,运营部门还可以分流一些车辆,通过互通下高速上国道318线,实现通过综合体来缓堵等。

  在雅西高速等高速路的服务区里,游客除了加油补给之外,最多只能在车上打盹休息下。而雅康高速的综合体里,坚持了“交通+旅游”的理念,让服务功能大为增加。以喇叭河综合体为例,不但集互通、停车区、服务区等为一体,综合体里还设有宾馆和风土人情展示区,开车疲倦或遇到堵车,把车开进综合体,通过旅游展示区参观当地风土人情,尝尽当地美食后,再美美睡上一觉,次日一早,神清气爽地出发。

  服务区变综合体

  实现高速路和旅游等融合发展

  多名雅西高速交警表示,许多高速公路服务区与周边环境相互隔离,业态及功能较为单一,对过往客流吸引能力不强,且经营多呈现小、乱、散、弱的特点。服务区仅限于加油、上厕所等基本功能,游客停留时间只有约10分钟。有数据显示,若停留时间提高到半小时,服务区商业功能将充分发挥出来,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赢的局面。

  余明说,随着我国综合交通的逐渐形成完善,高速公路不再是单一从A地到B地的“快速位移”通道,探寻“公路附加值”,搭建一个新的旅游平台,实现高速公路和地方旅游、物流等产业融合发展,将成为未来新的经济增长点。“雅西高速的生态环保措施、交通安全设施特别是服务区容纳服务能力、当地土特产品集散展销等问题,都对雅康高速具有一定借鉴作用。”余明说,基于此,雅康高速的服务区功能也变得更强大。

  C

  康定行动

  力争避免“假日之痛”

  现实难题 雅康高速即将通车,必将带来大量游客。而康定城区面积比西昌小。道路狭窄的康定如何缓堵?

  解决方法 康定市已梳理出了十个可能会在雅康高速通车后形成的城区堵点。《规划》上,十个堵点的优化措施均已出炉。

  5年前,雅西高速通车伊始,数十万人涌进西昌,西昌全城拥堵;邛海边的道路上,川A大军拥堵数十公里。余明等人也坦言,如果不及时建设雅康高速康定过境段,雅康高速通车之日,就是康定堵瘫之时。《康定市十三五交通运输发展规划(2016-2020)》显示,康定市2020年游客量将达417万人次。如今雅康高速即将通车,在带来大量游客的同时,道路狭窄的康定如何避免西昌“节假日之痛”?

  2016年《康定市城区综合交通近期建设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显示,目前康定城区常住和流动人口10万余人,城区交通压力巨大;雅康高速通车,可预见未来进康定旅游人数将大大增加。

  受地形所限,康定城区面积比西昌小,出入道路主要为国道318线和省道211线。其中,国道318线是连接外部与康定城区的主要通道,省道211线连接阿坝州、凉山州。

  面对即将通车的雅康高速和数以万计的川A大军,康定如何保通疏堵?康定拟围绕康定机场和雅康高速构建立体旅游交通网络,以康定机场和雅康高速为中心,提高机场、高速公路、国省干线与景区的衔接能力。

  旧城区狭窄的道路是拥堵的第一线,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康定市已梳理出了十个可能会在雅康高速通车后形成的城区堵点。其中含公主桥、将军桥、下桥和消防队路口四个严重堵点及彩虹桥等六个一般堵点。

  《规划》上,十个堵点的优化措施均已出炉,在公主桥处,将架设人行天桥和交通岛,交通逆时针组织,将冲突点转化为交织点;在将军桥处,除架设人行天桥和交通岛,交通逆时针组织,将冲突点转化为交织点外,还将延续现在单行交通;在国道318线—木雅路连接道路交通流汇入国道318线的路口设交通停止线,设让行标志;将错“丁”字汽修厂出入口改为垂直出入,并压缩人行道,将车行道拓宽;取消北侧汽修厂出入口,出入口设到次路/支路;南侧支路根据控规道路调整,不对国道318线开口。

  除了堵点,康定还规划新建三条旧城区绕城过境线,构建旧城区绕城快速环线;新建城市道路,增加城市道路网密度。新建新老城区连接道路、郭达山街北沿线、向阳街南延线;老城区打通断头路;优化道路交通组织体系 ,组织渠化交通、立体交通、单向交通。

  匡成刚 胡栋才 周燕 成都商报记者蒋麟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