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用匠心征服天堑

作者:院办 | 发布日期:2017-08-09 | 阅读次数:
    []725日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办的中工网报道牟廷敏事迹之后,85日的《四川工人日报》 02版又刊登了《用匠心征服天堑》一文,专题报道了牟廷敏先进事迹。现全文转载如下,敬请关注。

用匠心征服天堑

——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设计院总工程师牟廷敏

《四川工人日报》(2017年08月05日 02版)
  中国交通领域的世界之最,雅西高速公路榜上有名。135公里的公路275座桥连成,沿线海拔从630 米爬升到3200 米,相当于攀爬了一座峨眉山,也被称为“云端上的高速”。
  行走在这条高速路上,犹如耍杂技般的惊险与刺激,而桥自岿然不动,质朴而沉稳、极简而巧妙,一如它们的缔造者——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牟廷敏。
  这位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2016年感动交通年度人物牵头设计了巫山长江大桥、腊八斤特大桥、干海子特大桥等一系列创世界纪录的桥梁,攻克了现代桥梁建设面临的高地震烈度、高海拔、高寒和地形地质特别复杂等一系列世界性技术难题。
  匠心成就“桥痴”
  2004年,牟廷敏主持设计的巫山长江大桥主跨492米,一举打破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谢邦珠设计的万县长江公路大桥的记录。此桥主跨420米、劲性骨架钢筋混凝土拱桥,是同类桥型的世界之最。
  打破这一纪录的牟廷敏头衔很多,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别人叫他“牟工”。因为在牟廷敏心中,“工程师”是近乎神圣的称呼。
  入行10多年后,牟廷敏如愿以偿当上了“工程师”。但真正把作为职业的“工程师”变成受人尊敬的“工程师”,始于牟廷敏在重庆綦江彩虹桥垮塌事故惨烈现场的自我反省,“如果我参加这项工程,咋办?”
  “架桥修路,事关人命,社会影响大,只允许100%的成功,不能有99%的侥幸,万一碰上1%的失败怎么办?所以,工程师的责任心与担当和坚持技术规范一样重要。”这是从业20多年来,牟廷敏发自心灵深处的自我警示。
  外人眼里牟廷敏就是一个“桥痴”。“桥痴”牟廷敏像老一辈桥梁专家那样,将作为“工程师”所特有的“工匠精神”传承给自己的团队。
  作品不惊世人死不休
  众所周知,四川地形地质条件复杂、地震烈度高,桥梁数量多、跨度大、桥墩高,混凝土原材料资源匮乏,交通运输条件差。
  “我们的工作就是在跟一个个不断涌现的技术难题持续作战,必须攻克他们。”牟廷敏说。
  在2004年建成当时世界最大跨度钢管混凝土拱桥巫山长江大桥之后,牟廷敏不断挑战钢管混凝土桥梁跨度极限,成功设计了世界最大跨度钢管混凝土拱桥四川合江长江三桥(主跨507米)和一桥(主跨530米),再次刷新自己创造的世界纪录。
  雅西高速上的支撑“天梯”——腊八斤特大桥10号桥墩高182.5 米,加上基座和桥面部分,整体高度达到207 米,成就了“世界第一高墩”的美名,让行人有了触摸天际的幻想;而著名的“双螺旋隧道”则连起海拔2500 米、总长1811 米的干海子特大桥,构成一个巨无霸版的“过山车”……
  279座桥梁、25座隧道,桥梁和隧道占到雅西高速全部里程的55%。这些成就了雅西高速“云端上的高速”美名的高架桥,每一座桥就是一件巧夺天工的作品。
  “山区造桥讲究一个‘巧’字。”在牟廷敏看来,四川山区地形崎岖、地质复杂、抗震要求高,很多大型的造桥设备无用武之地,花钱不一定能解决技术难题,“要用小设备建大桥,因地制宜、因需而建,安全实用、美观环保、造价最低,那么这座桥梁所采用的技术就是最先进的。”
  艺高人胆大,牟廷敏正在将更多的“巧”用在挑战更高难度的桥上,而他的这种胆识,其实是来自对桥的敬畏。
  “说实话,每个设计作品都是我们的心头肉,都倾注了团队成员大量心血。”牟廷敏说。腊八斤特大桥、干海子特大桥,只是牟廷敏桥梁设计生涯的部分代表作品。在这个以巧造桥的桥梁人那里,他永远都在准备着挑战极限。
  创新服务实践
  雅西高速公路从四川盆地边缘出发,由中国大陆地势的第二阶梯向第一阶梯爬升,穿越横断山脉的高山峡谷地带,被国内外专家学者公认为“国内乃至全世界自然环境最恶劣、工程难度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山区高速公路之一”。
  这也意味着传统惯用的混凝土桥,技术指标差、工程造价高、材料耗费大,已不能适应建设需要,几经波折、反复验证,牟廷敏提出了新方案——全钢管混凝土桁架梁桥。
  经过大量调研,牟廷敏提出的“钢管混凝土桁梁桥”和“钢管混凝土组合高桥墩”等新结构,为高烈度地震区桥梁建设提供了新选择。如今,应用这一技术的雅西高速公路已安全运营多年,特别是经受住了“4·20芦山大地震”的检验。
  “牟工总是在用新思路解决新问题。”和牟廷敏相识近20年,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学院桥梁系教授赵人达印象最深的是,牟工偶尔想不出新办法时便会有“失落感”。
  桥梁设计,不仅是画图纸。一个完整的设计方案,同样需要实地踏勘。野外踏勘,个中艰辛,远远超过时髦的户外徒步穿越。牟廷敏时常几个月坚守在一线工地。
  如今,牟廷敏又奔波在条件更为艰苦的雅康、汶马等藏区高速公路的桥梁设计建设现场。在雅西高速公路建设成功经验基础上,他率领团队正在攻克山区复杂条件下的桥梁建设和新技术难题。
  匠心连通天堑,蜀道不再难于上青天。相信再难啃的“硬骨头”都会被“牟工”所征服。中工网记者 葛文琦 通讯员 匡成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