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踏山在脚下 寻路向前方(组图)

作者:院办 | 发布日期:2017-10-30 | 阅读次数:
 

   9月21日至10月18日,四川省交通运输厅公路规划勘察设计研究院综合交通规划分院15位年轻技术骨干组成的项目组完成了凉山州木里县G227麦日至巴亨垭口项目全线初步设计勘测和调查。近1个月的野外作业,他们穿行在海拔4000多米的崇山峻岭,翻越数百米高的陡崖和绵延数十公里的无人区,冒着随时可能滚落的飞石,平均每天徒步行进达4万多步,约合30公里。他们急业主之所急,在异常艰苦的生活条件下克服了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国庆、中秋大假也没休息,赶在10月下旬大雪封山前完成了外业工作,为项目建设赢得了宝贵的工期。该项目组路基专业设计人员杜仁杰以日记形式记录了整个外业过程中的点滴片段,简单朴实的文字叙述对于困难艰险只是轻描淡写,体现了这群年轻“寻路人”的责任担当,以及吃苦耐劳、敬业奉献、勇敢乐观的精神面貌。

 2017年9月21日(外业第一天)



 


  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终于踏上了这一方贫瘠荒凉的土地——凉山州木里县。一路上的峭壁巉岩似乎在高傲地宣示着工程的难度。打开手图,一步步寻找需要的项目工点,一个勘察设计新人的外业工作就这么忐忑地开始了。

 为了保证与后方同事联系顺畅,及时传递调查资料,我们前几天的驻地选择在稻城县的一个镇上。为此,项目组成员每天必须6点前起床,途经26公里的在建路段到达项目区,回来休息已然晚上12点半。转念想到这几天至少还有网络和热水相伴,也不觉得那么辛苦了。

 2017年9月23日(外业第三天)


 


   终于走离了随时可能落石的危险沿河路段,随后是翻山越岭的漫漫“寻路”。跋山涉水中,陪伴我们更多的是悠闲的牛和招展的经幡。路上偶遇的藏胞的笑脸更让我们认识到肩上的使命。经过一个村寨,藏族老乡们似乎很在意自己的居住环境,个别大宅子从外到内透露出一股精致,打眼望去,精美的藏式风格木质家具和装饰。村民扎西听说要修路,问我们会不会拆掉他的房子,在得到不确定的答复之后,他指着房前的六个玛尼堆说,房子可以拆、地可以占,但是这个不能动。我油然感受到了信仰的力量。

  今天犯的最大错误,就是在中午吃完难以下咽的自热饭后脱下了安全帽,导致在收工结束后,大家都被晒成了深红色,感觉与当地村民的距离更近了。
   2017年9月24日(外业第四天)



 

   强烈的紫外线让大家晒到脱皮,脸上火辣辣的疼。后面的路段基本没有飞石危险,实在难以忍受的我们采购了几顶帽子,“经典游客款”,替代又重又热的安全帽。路上遇到了一些骑马的藏胞,马鬃被精心地编起来,看起来很是潇洒。询问后得知后天这条路上会举行赛马节,顿时开始担心我们的外业行程会不会受到影响。中午时分到达格伊村,村口一家的老两口热情邀请我们到家里,几碗浓郁纯正的手打酥油茶下肚,散去了些许疲惫。

  这段路泥石流沟很多,沿河一段建设条件十分困难,因此今天收工比较晚。回程路上遇到塌方处治施工,在黑漆漆的山上堵了两小时。万幸中午在热水的加持下,吃了一碗热腾腾的泡面,加上可以列上“高档食谱”的酥油茶和路边的野核桃,算是这些天来最丰盛的一餐了。

 2017年9月26日(外业第六天)


 

   原以为相对轻松的一天,特别当听到项目负责人说路线可以局部取消展线,比原来少了两公里时,心底暗爽。然而,随着海拔从3000米攀升至4200米,沉重的脚步和急促的呼吸使得“轻松”二字被打上了问号。走在山上晒不到太阳的那面,风嗖嗖地往衣领里钻,大家冷得瑟瑟发抖的同时,仍坚持拿笔记录下沿途的调查情况。所幸这一段工程条件相对稍好,蓝天白云伴着松啸鸟鸣倒也惬意。赛马节也举行在这一天,不过我们已走离太远,别说赛马了,除了我们自己,人都没看见一个。

  伴随着“我觉着这里可以考虑结合弃方做个观景台”、“这一侧排水难度很大啊”、“这里估计可以弃个五万方”等讨论,一天的工作又结束了。本以为可以收个早工,但一路堵车在山岭中,回到镇上依然是晚上八点多,始料未及。

 2017年9月28日(外业第八天)

   又走回了令人挠头的前十一公里,这次发现了更多的问题,地质上的、路线上的,好几次都把大家叫到一起头脑风暴。作为一个新手,讨论中更多是倾听与学习,一路下来让我受益匪浅。

   这段路的荒凉,用玩笑话来形容就是“牛比人多”,然而想到山里那些贫苦的村民们,顿觉这条路的设计更有意义。走在满是尖角碎石的路上,脚难免会硌的生疼起泡,加上每天近4万步的超负荷长时间作业,大家都很疲惫,导致这一天的进度比想象中要慢很多。终于完成了原定的工作量,往木里方向返程。返程比想象中艰辛,八个小时只行进了240公里,车辆轮胎第二次被尖石扎破……到达木里县城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睡前想起,在半路问我们稻城还有多远的那车外地人,今晚估计只能住在格伊村的老乡家了。

 2017年10月1日 (外业第十一天)

 中午吃干粮的时候遇到了哈朗桥头开小店的小两口,交谈中得知他们是到西昌进货了,400公里单程的路程,来回一共需要三天,这次更是因为雨后泥泞的路面陷车耽搁了一夜。又一次感受到交通不便给老乡们带来的不便,只得把向他们讨点零食打打牙祭的念头转化为继续踏勘的动力,继续开展工作。回程的路上竟然堵车了,下车聊天时发现都是自驾旅游的朋友,才意识到已经是假期了,看来这个假期只能算是“巴亨垭口深度暴走游”了。

 2017年10月8日 (外业第十八天)

 

   又是下雨的一天,不巧的是今天踏勘的路段又是海拔超过了4000米的一段。高海拔伴随着雨水,让冷气穿透了我们的厚外套。最为麻烦的是,本来是一只手拿手图,另一只手拿笔往上写内容,现在要腾出一只手拿伞,就拿不稳手图了。同事们只好在要写东西的时候互相帮忙打伞,才能保证写上的字不会被雨水打湿。下过雨的土路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稍不留意鞋子就会进水,只有通过跑跑跳跳才能活动一下冻僵的脚。在雨后的山上看到了巨大的彩虹,也许是这个天气送给我们最大的惊喜了吧。

 日记摘录至此结束。重峦叠嶂之中,寻路人的脚步仍在继续向前……

  项目链接:

  国道227线麦日(甘凉界)至巴亨垭口段改建工程,是典型的交通扶贫项目。该项目既属于国道227线中的一段,是木里藏区的唯一国道,又是泸沽湖至亚丁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原路等级为四级公路或等外级公路,技术标准低,路面状况差(以泥结碎石及无路面为主),多处路段路基沉降,同时滑坡、崩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时有发生,致使公路不能保证全天候运行,并且由于本项目跨越赤土河的赤土河中桥尚未建成,导致本段公路仍处于尚未贯通状态,现有公路尚不能发挥地方干线公路和黄金旅游通道应有的功能。项目起于木里县麦日乡赤土河与水洛河汇流处,经俄西村、钻根、瓦托、格伊、格格村,止于木里县巴亨垭口附近,设计路线长48.03公里,其中隧道3座,大中桥30座,海拔高程介于2430米~4200米之间,设计等级为三级公路。项目区地处川西山地西南部,横断山脉东缘。区内山高岭峻、河谷幽深,地形地貌、地层岩性、地质构造极其复杂,崩塌、滑坡、泥石流等不良地质现象极其发育,交通通行极其危险,坡陡、路窄、弯急,飞石、崩落频繁。

  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木里县交通严重落后,公路是其对外运输的唯一方式,国道227线是项目区内主干线,是对外运输的生命线,但由于该段公路目前的现状,严重阻碍了木里县对外的发展。本项目的升级改造将直接改善项目区内交通环境,加快木里县经济发展,是着力落实国家“十二五”藏区规划以及推进凉山州跨越式发展的需要,是提高木里县生命通道抗灾能力的需要,是项目区内交通发展战略的需要,是提高少数民族地区生活水平、推进当地脱贫、维护民族团结的需要。项目的实施有利于完善普通国道规划和项目区内路网布局,有利于促进项目区的旅游、矿产、森林、水能等资源开发。 (原稿:杜仁杰 整理:匡成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