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

勇者无惧,征服乐西无人区 ——乐西高速公路无人区地质勘察纪实

作者:院办 | 发布日期:2019-07-16 | 阅读次数:
     乐山至西昌高速公路是四川省高速公路网规划8条纵线中的第7条纵线,是彝族人民期盼已久的“康庄大道”,是习近平总书记点名的超级工程——幸福路。2000年前的茶马古道从这里经过,修路之艰被感叹是“世界最残忍的劳动”;70年前乐西公路在这经过,平均每50米就有一个生命倒下;50年前,大山肚子里掏出来的铁路—成昆铁路从这里经过,每公里有2-3名建设者遇难。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在这里体现得淋漓尽致。古往今来,在这里修路都令人为之色变。

    岩土一分院负责乐西路马边至昭觉段的地质勘察工作,其中马边至昭觉某些地段更是荒凉的无人区。该段地处小凉山腹地,山高林密、跨越3个林场,1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山体陡峭,地势险峻,且复杂的不良地质种类繁多(滑坡、泥石流、岩溶、堆积体、岩爆等),全线40公里的路段不良地质工点达20个,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自去年11月份项目开始,该路段勘察外业工作就面临着“一严、四难”的重重困难。

    “一严”,即环保要求严。该路段环境保护要求极其严格,由于地处林场、保护区,严禁破坏林木,只能依靠人工修路、马帮搬运,只在钻探设备搬运上就花费了大量的时间。

    “四难”:一是交通难——该路段只有一条163县道,一条坑坑洼洼的石子路,进入林区后崎岖难行,就算越野车都是爆胎、断弹簧、避震杆等状况不断,而且开车行驶1-2个小时后,技术人员还必须徒步1-2个小时以上才能达到孔位,甚至有时一天只能完成一个终孔验收。二是搬家难——该区域最近的搬家距离1.5公里,最远的搬家距离10公里(罗山溪1号大桥段工点),加上雨季的来临,人工修出来的路更是泥泞不堪,空手走路都寸步难行,钻探设备搬迁更是难上加难。在银厂沟隧道、桂花隧道工点由于场地地形条件极其陡峭,就只能通过索道来运输钻探设备。三是通讯难——该区域只有谷堆大桥工点有电话信号,其余都地处无人区,手机无信号,只要车子离开163县道,手机就处于无信号状态,这给外业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钻探机组人员跟技术人员无法及时沟通,有任何情况也只能到钻机上才能得到有效沟通。期间还发生了两次让人心有余悸的事:

    4月初,负责该段测量工作的3名技术人员到小凉山隧道工点测量放孔,由于山路太陡,爬上去后却无法原路返回,不得已只能另寻下山的路,但满山的悬崖峭壁,整整在山里转了3个多小时也没找到下山的路,山上更没有信号无法联系。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山上、山下的人都万分焦急。十分幸运的是,山下的同事在晚上十点找到了当地一个放羊的老乡,愿意带人上山去寻找人,经过2个多小时的努力,终于在凌晨1点将测量人员全部安全接回驻地。

    5月23日,该段配合实施单位技术人员进行地质调绘,为方便工作就住在罗成依达大桥的钻探工人的帐篷里。24日早上7点从帐篷出发,经过近8个小时的地调和攀登到达了大风顶隧道最高处。为了加强地质调查的范围,他们选择了另外的路径下山,由于地形条件极其恶劣,到处是悬崖陡坎,大家历经千辛万苦,险象环生,晚上11点安全到达帐篷处。

    四是生活难——由于地处无人区,加之场地泥泞,路途遥远,所有钻探机组人员只能搭帐篷,因地处林区,不能生明火,阴雨连绵,机组人员的衣物就没有干过。机组人员不但要克服身体的疲劳,还要克服潮湿、泥泞的环境,而这一住就4个多月过去了。在无人区工作,旱蚂蟥更是绕不开的,在地调、放点,收孔,随时会被“亲密接触”,被叮咬的伤口鲜血直流,项目上几乎所有人都遭了这个罪。

    尽管困难重重,但分院和兄弟单位一起紧密配合、迎难而上,分院相关负责人多次前往该路段现场与现场技术人员进行交流,指导、协助解决问题,并派专人留守进行协助。在公司要求督促下,合作单位对本项目也高度重视,先后投入了技术力量和管理人员26人,在分院的帮助下,组织浅孔钻机45台,深孔钻机2台,勘探劳务人员达150人,全力以赴开展工作。
    一路泥泞一路行,在无人区里来回穿梭。雾水、雨水、泥水、汗水早已浸透他们的衣衫、打湿他们的双脚,没有谁停下自己的脚步。虽然经历了艰难险阻,重重难关,但勇者无惧,他们将怀着地质人特有的热情,征服这片无人区,绘出一道美丽的幸福之路。